查阅英文版内容

未来绿色游轮行业的领军者:丹尼尔·斯基尔丹

11月30日, 2020
By The Explorer
Turquoise water_cropped.jpg

丹&卓拉·阿维拉/海达路德游轮公司

世界上最环保的游轮公司的总裁表示,如果想让我们的下一代享受海洋带来的益处,企业和政府需要携手合作。

高排放、当地大气污染和蜂拥的游客让游轮行业近几年来饱受批评。但是挪威探险游轮公司海达路德的总裁丹尼尔·斯基尔丹(Daniel Skjeldam)表示这些问题并非不能解决。

“你可以禁止使用重油作为燃料,你可以要求船只航行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地时禁止排放。我认为这是相对直接明确的标准”,他说。

尽管在等待法规的变化,海达路德希望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公司正在可持续发展领域进行不遗余力的投资,比如,公司淘汰了重油的使用,目前,重油对于游轮来说是最便宜,最广泛应用的,但也是污染性最大的燃料。

海达路德希望通过使用新的技术来减少碳足迹。公司最近和挪威公司Biokraft签署了航运行业历史上最大的液化沼气(LBG)的合同。Biokraft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液化沼气工厂,公司从当地找到的生物废物中生产燃料,包括水产业产生的废物。海达路德利用了大约八千八百万美元来改装旧式的船只,利用液化天然气,液化沼气或生物柴油来运行。另外,公司还确保其17艘船只几乎不使用一次性塑料。

公司的王牌是世界上第一艘油电混合动力游轮,和同一等级的其他船只相比,这艘游轮可减少超过20%的燃料消耗和碳排放。“罗尔德·阿蒙森”号(MS Roald Amundsen)已经开始运行。“南森号”(MS Fridtjof Nansen)目前正在挪威建造,预计年内将投入使用。

Daniel Skjeldam standing outside by the sean front of

海达路德总裁丹尼尔·斯基尔丹

我们的减排目标只是解决方案中的一部分,但是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要展示给行业内其他公司,说明这是完全可行的。

摆脱旧式思维

如果对于游轮的运营者来说减少碳足迹如此简单,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公司加入呢? “首先,你需要做出积极的选择。我们有很多积极的员工,而我们的探险主要会去的地方,也是你能最先感受到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的地方。当你直观看到北极和南极的动物如何受到世界上其他地方排放带来的气候变化和塑料污染的影响时,这会促使你去做出改变”,他说。斯基尔丹也认为游轮行业缺乏创新能力。

Daniel Skjeldam 丹尼尔·斯基尔丹

直接点来说:很多行业内的公司的领导者都已经超过60岁了。我甚至可以说,只由60岁以上的人组成的管理团队不会有一点创新的想法。

“我认为创新能力和一个机构的多样化水平是正相关的。一般来说这是我们挪威擅长的领域,在海达路德管理团队中,女性占一半,所有主要职能部门中女性占44%”。

海达路德经常听到的一个借口是,使用新的燃料技术对于游轮行业或者对于航运行业整体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还要使用旧的船只长达数年。这个论点背后隐藏的含义是:一艘船只代表着巨大的投资。因为大部分船只预计的使用寿命是50年,在船只寿终正寝之前,没有太多能做的改变。

“说很多船只太旧了,因此不能解决简直是胡扯。我们已经改造了很多近30年的船只了”。

他也认为游轮行业也应该改变“越大越好”的思维方式。

“我相信整个行业共同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们总想要那些能装载5000到8000名客人的游轮。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地区都在怀疑这些巨大船只带来的客流创造的价值是否能够抵消随之而来的的碳足迹”。

penguins in snow and cruise ship in sea

在南极的“罗尔德·阿蒙森”号 ,这个地方最先看到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

丹&卓拉·阿维拉/海达路德游轮公司

滞后的监管

除了雄心勃勃的目标,斯基尔丹承认海达路德的探险活动也带来了排放,且在未来数年也将继续如此。

“我不认为解决方案是停止航行。如果现在技术已经成熟,我们会做到零排放。但是发展需要时间,我们的目标是永远保持技术最前沿,推动这个行业在正确的方向上发展。”

斯基尔丹表示,可持续性将和合理的商业实践同步发展。

“我们看到我们很多的游客也在寻找那些认真实践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公司,比起很多游轮公司想象的还要多。未来,无论是游客还是投资者都不会选择那些伤害地球环境的公司,而那些不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的公司将在15年内‘死去’”,他预测说。

他指出国内和国际的监管框架严重滞后。“截至到2026年,挪威政府禁止在所有认定为世界遗产的峡湾排放,这是正确的方向。尽管我认为政府应该更早行动,而且这一规定应当适用于挪威整个海岸线。海岸线沿线应该禁止使用重油”。

挪威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海达路德和其他挪威海洋行业领军者合作,比如BlueEye RoboticsBrim Explorer

“我希望能看到更多小的挪威公司怀有更大的目标。我们有这么多有着优秀想法的创业公司,他们本可以更关注如何去领导全球的海洋行业”,斯基尔丹表示。挪威是一个小国、市场小这个事实在这方面并不代表什么。

“我们在远超我们重量级的比赛中竞争,至少在海洋领域是这样。我们本质上是一个海洋国家,从一开始,我们就靠捕鱼和航运为生。我们开发了最先进的海洋技术,感谢我们的石油基金让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加上我们的航运银行,可为世界各地的船只融资,我们也因此能施加巨大的影响”。

因此,他对于挪威政府在可持续的海洋经济方面建国际高水平专家组是非常乐观的。但是他认为挪威政府应该在保护海洋健康方面承担更大的责任。

“我们应在海岸沿线禁止使用重油方面做出表率,让我们的峡湾尽可能无排放。作为一个海上国家,我们应该禁止在北极的冰缘线附近开采石油”。

“共同努力,这些行动带来的影响将远超挪威,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行动了”,他总结到。

Sunset_cropped.jpg

“罗尔德·阿蒙森”号是世界上第一艘油电混合动力的游轮,减少燃料消耗和碳排放超过20%。

丹&卓拉·阿维拉/海达路德游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