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阅英文版内容

漂浮的智库和海洋拯救运动

9月2日, 2020
By The Explorer

Espen Gjelsten摄 / Fuglefjellet

挪威的“REV海洋计划(REV Ocean Initiative)”将建造全球最大、最先进的科考船。这将有助于消除气候变化、塑料污染和过度捕捞对海洋带来的负面影响。

2021年,当REV Ocean号这艘长达182米的超级游艇扬帆起航时,将配备最先进的海洋科技和研究设备,这些设备能够在6000米以下的深度进行测量。

该艇将搭乘来自商界、政界和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和海洋爱好者。其目标是为改善海洋健康状况找到具体的、可扩展且商业可行的解决方案。

我们将由此增强对海洋的认知,使这些知识易于获取的同时 将其转化为具体的解决方案

尼娜·詹森(Nina Jensen),REV Ocean首席执行官

REV Ocean号最多可搭乘30名船员和60名研究人员,将配备先进的拖网和取样系统、声纳系统、实验室、教室、直升机平台和一艘潜艇。

Guillaume Plisson摄

创建具体解决方案并共享数据

任何对解决海洋问题感兴趣的人都可以申请搭乘REV Ocean号。

詹森解释道:“我们不会进行传统意义上的基础研究,而是促进应用研究,以解决塑料污染、气候变化和过度捕捞等问题。”。 她说,跨学科、创新和开放性将是决定申请人是否被允许参加该船考察的重要标准。

“仅仅依靠海洋生物学家是无法拯救海洋的——我们需要有不同背景和观点的人。因此,除了研究人员之外,我们还希望有艺术家、教师、政治家、商界领袖,以及儿童和青年人的参与。”

“此外,参与者必须共享数据和解决方案。如今有太多的工作是在封闭的环境中完成的,人们不分享经验,也不愿意互相帮助。”她说。

我们的理想是不仅要在船上找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还要以此为跳板,为规模更大、更有针对性的海洋健康运动服务。 “REV Ocean号将是一个浮动的智库和展示馆。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通信技术,以便在船上展示问题和寻找解决方案。希望可以借此激发企业界成员、投资者和慈善家参与海洋环保事业的热情。”

Guillaume Plisson摄

数据共享的专门平台

该艇是REV海洋计划这个更大规模海洋保护计划的一部分。虽然该计划下的许多活动都自然而然与该艇有关,但仍有不少其他大型项目正在其他地方进行,以促进海洋的健康状况。

海洋数据平台(Ocean Data Platform)就是这些项目中的一个独立的非盈利性基金会,该平台致力于收集、分类和获取大量海洋数据。其目标是使人们更容易找到创造良好海洋解决方案所需的知识、观点和灵感。

“比如,假设你对某个特定海域感兴趣,那么,可以在一个地方找到天气数据,在另一个地方找到关于海底栖息地的信息,而关于渔业和航运的数据要再去第三处位置查找。我们想把这些数据整合到一个地方。我们并不打算拥有或存储这些数据,而是同过一个平台让它便于访问和分析。”Jensen解释道。

她认为,随着相关海洋知识的获取渠道越来越便捷,也会激励人们采取更多的行动。

“问题是许多有关海洋的知识都储存在封闭或外界无法访问的系统中。我认为,一旦我们对什么是正确的行动方针有了明确的认识,我们就会采取行动。”

我们正在尽可能“当面”地提供有关海洋问题和所需解决方案的知识,这样就很难不采取正确的措施。

尼娜·詹森

虽然距REV Ocean号下水还有一年半的时间,但位于奥斯陆郊外的REV Ocean号办公室里已经是一幅热闹非凡的景象。

“海洋数据平台正在与全球渔业观察(Global Fishing Watch)合作打击非法捕捞活动。我们正在将各种各样的数据链接在一起——关于航运交通、港口吞吐、鱼类种群和海底栖息地的数据——以确定哪些措施将产生最佳效果。我们还参与了一个类似的拯救世界珊瑚礁的项目,还有一系列其他项目。”

除海洋数据平台外,REV Ocean还创立了塑料革命基金会(Plastic Revolution Foundation),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前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Erik Solheim)领导。该基金会将为塑料污染问题找到既有经济效益又可以加以扩展的解决方案。目前,已经有一个试点项目正在加纳进行。

詹森满意地说道:“我们总共建立了三个基金会,启动了一些试点项目,还达成了15个合作伙伴关系。”

资本+理想=完美搭配

2017年,挪威富豪、实业家克杰尔·因格·罗科(Kjell Inge Røkke)发起了REV海洋计划。罗科还加入了全球慈善承诺(Giving Pledge)活动,承诺将自己一半以上的财富捐献给公益事业。

当时,海洋生物学家尼娜·詹森(Nina Jensen)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挪威的负责人,她被誉为挪威最有才华、最坚定的环保活动家之一。詹森自称是一名核心活动家,她说,罗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说服她放弃在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理想工作,来领导这一新的项目。

“罗科从石油相关业务中赚了不少钱,所以一开始我无法确定他是不是认真的。我不想成为’绿色漂洗’计划的一部分。但经过一年的沟通,我确信他是真的有决心,而且这确实能起到作用。我的理想主义,再加上他在商业上的天赋和强大的坚持力,给了我们一个做大事的特殊机会。”她说。

在新的岗位上干了两年后的詹森毫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我们现在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我在世界自然基金会梦寐以求,但却因为缺乏能力或资金而无法做到的。当你在非政府组织工作,并看到世界有那么多错误时,就非常容易聚焦到这些问题上。在这方面,全职研究解决方案是非常自由的。”

“但我有时仍然会非常生气和愤怒。”她补充道。

最后,她指出,作为一个拥有巨大海洋资源的国家,挪威有着独特的潜力,也有着特殊的责任来提出和促进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此外,挪威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渔业管理制度。挪威石油基金会做出了我认为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有关气候变化的决定,即摆脱煤炭。仅仅这一项措施,就降低了投资煤炭的吸引力,因为煤炭是导致世界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她总结道。

2019年9月,REV Ocean号抵达挪威布拉特沃格(Brattvåg)。

Lawrence Hislop摄

最新技术解决方案

最新技术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