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阅英文版内容

利用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开发的专业经验发展海上风电

Ulstein

从化石燃料到可再生能源的转变不会一蹴而就。这不仅仅是一个淘汰旧能源,引进新能源的问题,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受到从国际框架、油价和融资到成本、技术和观念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为了实现这一能源转型,通过多元化业务培育进入新市场或行业的能力至关重要。可以利用现有领域的专业经验,相互协作,在新领域提出创新的解决方案。

转型海上风电

从海上石油和天然气转型到海上风电就是一个很好的多元化范例,可以体现挪威的整个价值链。

海上石油天然气产业的主要参与者正在引领潮流。例如,挪威石油公司Equinor正成为全球领先的海上风电开发商。该公司利用其数十年海上油气方面的专业经验,开创了海上风电Hywind飘浮式平台技术。目前,Equinor已建成世界首个完全投入运营的浮式海上风电场,Hywind Scotland,该风电场已经为22000多户英国家庭供电。史无前例的Hywind Tampen项目也将很快在北海启动,该项目共有11台风力发电机,总装机容量88MW,可为5个油气平台供电。

Hywind Scotland是世界上首个完全投入运营的浮式海上风电场。

Roar Lindefjeld/Wolcam/Equinor

船舶方面,除了海上石油和天然气专用船,乌斯坦集团 (Ulstein Group) 已将其船舶设计种类扩大到海上风电场的施工船和服务船。与此同时,Umoe Mandal已经凭借其WAVECRAFT™人员运输船进入了海上风电市场。

较小规模的供应商也在向外扩张。例如,Uptime为油气和海上风电市场提供了智能运动补偿舷梯系统。该公司通过全球首个可以自主学习如何停靠在新的位置,而无需人工干预的智能舷梯,使海上风电场的“步行上班”变得更加容易。

越来越多的公司发现他们用于石油和天然气产业的解决方案可以适用于新的市场。

不断扩大的市场

向海上风电发展,不仅是环保方面的当务之急,也有很高的商业价值。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的数据,到2030年,全球海上风力发电将达到100 GW。

挪威能源合作伙伴(Norwegian Energy Partners)委托编写的《2017年报告(2017 report)》特别关注挪威海上风电供应链所面临的机遇。目前的市场预测显示,2017年至2025年,仅欧洲市场将在海上风电行业投资1000亿欧元。

很显然,早期开始转型的公司将从中获得最大的受益。

Uptime推出了世界上首个海上风电智能舷梯。

Uptime

优势再利用

尽管最终目标是终结人类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但研究表明,抛开石油产业重新建立新的产业链是一种巨大的浪费。挪威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拥有丰富的专业经验、产品和服务,可用于海上风力、海上水产养殖、碳捕获和储存以及氢气产业等。

近年,奥斯陆大学技术、创新和文化中心的几组研究人员对石油产业价值链上的公司及其进军的新市场进行了研究,其中之一就是海上风电。研究者们从多个角度探讨了当前情况,包括技术和相关市场等。

其中有项研究调查了10家专业海上风电公司中的6家,在他们的报告中说,这些公司的经营活动借鉴了海上石油和天然气的经验。1海上风电需要专业技能、设备和服务。由于技术重叠,特别是在海上和深海领域,油气公司可以调整和重新部署现有技术来耕耘海上风电。这使它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行业。

从经济角度看,通过业务多元化参与海上风电市场也很有吸引力,因为在市场环境波动时,石油和天然气部门的经营活动可以相对迅速地重组。

因此,除了开拓新的商业机会外,多元化还可以使公司减少对单一市场的依赖,并根据情况在不同市场之间重新调整和分配资源——从核心市场撤退或返回核心市场。

Ulstein

需求乃发明之母

对于石油公司,研究人员指出了从海上油气转型到海上风电必须克服的几个挑战。其中一个就是设备研发的方式。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研发主要是响应式的——石油公司会就其希望在特定情况下解决的特定问题与设备供应商沟通。

这种开发模式和定制水平在海上风电中根本不存在。海上风电的供应商希望先内部开发符合相关标准的产品,然后才接触潜在买家。这需要更高的技术储备水平,并具有更大的风险。然而,通过这种研发途径,公司能够通过更通用的方式定义他们在这一领域的专长。例如,作为管理大型项目(不仅仅是大型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专家来推销自己。

无论试图解决怎样的问题,不论是海上服务船的技术问题,还是迫在眉睫的全球挑战,挪威人都证明了他们在发现问题、真抓实干、竭尽全力解决问题方面的卓越才能。毕竟,需求乃发明之母。

最新技术解决方案

最新技术解决方案